欢迎访问安徽省殡葬协会网站!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协会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之窗 > 职工风采
通联方式
职工风采
人生最后容颜的“化妆师”
——全省优秀退役军人六安市殡仪馆周兆江同志事迹
发布时间:2018-08-14 10:17:13   作者:余梦洁   浏览:182

     生命总有尽头,当鲜活的人物走向人生终点的时候,送别他们的不仅有生命中的亲人,还有一群默默守护在生命最后一站的“摆渡人”。

纵使戎装已舍,军魂依旧存心间,深知任重,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愿用真情一生守护“人生的后花园”。这就是对2018年安徽省优秀退役军人六安市殡仪馆“化妆师”周兆江同志最好的阐释。

“让已经冰冷的生命重新焕发生机,给她永恒的美丽,这需要冷静、准确,同时要怀有温柔的情感。”这是日本电影《入殓师》中的一句经典台词。他是一个爱笑的人,却在两年的军旅生涯结束后选择了从事着一份与悲伤和恐惧有关的工作,但正是有他和同事们,默默地驻守在殡仪馆这个神秘的“阴阳相隔处”,一次次为逝者送行。

走进殡仪馆整容室,看见周兆江和同事们正在对一具遗体进行美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也许很难想象两个人男士,会有如此细腻的动作。他们用温热的湿毛巾轻轻擦拭着遗体,然后整理好遗体的衣服,帮他盖好被面,接着帮他消毒、洗脸、擦粉、描眉,最后还擦了一些口红和腮红,遗体的脸庞渐渐红润了起来。

30分钟过后,周兆江和同事们在遗体周围摆上鲜花,完成了最后的步骤。一般的遗体美容需要十几分钟到半个小时之间,碰到复杂的情况就要花很长时间和精力了。有时会碰到溺水死亡身体浮肿、气味难闻的,也会遇到在车祸或工伤中意外丧生的,这对于遗体整容师来说,不仅仅是对异味的忍耐更是心理上的考验,但是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都要尽心去恢复他们的容貌,还原他们的美丽。

也许大部分人都认为报出逝者安详的面容只是把遗体冷冻一下、瞻仰之前用化妆粉涂抹一下就可以达到目的了,殊不知,整容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认认真真地根据不同遗体的实际情况为每一位逝者选择他们最合适、最有效的方式保存遗体、化妆美容。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为逝者人生最后一程的尊严而努力坚守和付出。

2015年,一位逝者的遗体在车祸中严重变形,整个头部只剩一张面皮。当周兆江看到这具遗体时,头脑顿时都懵了,要想给这具遗体整容,不仅颇有难度,更需要莫大的勇气,他的内心开始犹豫了。逝者的妻子和儿子请他帮忙,称逝者生前就是个很讲究爱干净的人,希望周兆江能送他走好最后一程。克服了心理障碍,周兆江答应为其整容。清洗、消毒、然后为头部进行填充。之后,再根据逝者生前照片,进行面部修复。  

那时正值夏天,周兆江虽然戴着口罩,也难抵令人作呕的刺鼻气味及恐怖的形态,弯着腰,对着逝者的面部整容,历经三个多小时。周兆江腿站麻了,手也酸了,衣服汗湿了,但他终于为逝者恢复了80%的容貌。面对家属的感谢,周兆江心中也有一丝欣慰:“我可以用自己的一双手,做好本职工作,让逝者走的更‘美’。”
    殡葬业一直以来都是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是一个备受冷眼、歧视的行业。“做我们这行的,社交范围很窄。出去跟人见面的时候,从来不主动握手,免得尴尬。也很少向人介绍自己的工作。”周兆江说,有一次他们战友聚会,当一个战友的妻子准备和他握手时,得知他是遗体美容师,立马吓得把手收了回去,还说了一句:他的手是摸死人的,我怕。

逢年过节,周兆江也从来都不走亲访友。“虽然家里人都能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但还有很多亲戚朋友难以接受、避讳我们的行业。”

由于六安殡葬习俗赶早的特殊性,对于家庭,对于妻儿,他总是很内疚。母亲过早的离世,让他深知孩子对陪伴的渴望。但是自从孩子出世至今,他从未给孩子做过一顿热腾腾的早饭,没有陪伴过孩子一整天。每天早晨4:30起床,5:00的班车,距离单位50公里的车程,6:30到岗。当孩子还在梦乡中,他却踏上了上班的路,每3天值一次夜班,365天每天上班,这就是工作的常态。有时候在值夜班,孩子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她在家里等爸爸讲故事,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觉得对不住孩子,泪眼湿润了眼眶。

即使如此,周兆江说还要一如既往在这行做下去。因为,作为殡葬从业者,有着不一样的情怀。能让逝者走的安详、让生者得到慰藉,为生命画上完美句号,是殡葬人最大的追求。

我们愿用温情抚慰伤痛的心,温暖千万家庭。怀着虔诚和敬意,还给逝者生前的精神和风采,送上对生命的敬重和礼赞。我们慰藉着两个世界的人,愿让这个社会更加温暖和谐。我们坚信唯不忘初心,方可始终!

便民服务
合作单位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濉溪路99号民政大厦409室
电话:0551-65606064 传真:0551-65606064 邮编:230041 QQ:1309420308 微信:13365510076 邮箱:ahbzxh@163.com(投稿)

备案号:皖ICP备10200663号